广州市第一中学校友会论坛

 

 

搜索
广州市第一中学校友会论坛 论坛 茶余饭后 我+我们=说往事
查看: 635|回复: 0
go

我+我们=说往事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在线时间
167 小时 
威望
3452  
金钱
626  
最后登录
2017-11-20 
阅读权限
帖子
533 
精华
积分
3452 
UID
28173 
发表于 2017-7-2 00:36 |显示全部帖子
本帖最后由 平凡人 于 2017-7-2 00:56 编辑

    我+我们=说往事
    幸好脸皮够厚,不然胆怯就不敢将过去写出来,有点倚老卖老了。
     上星期我们七九届四级组六,七拾个老同学枏聚一堂,算是迎新春,都离不开围坐一台杯碗筷子,风卷残云笑聊往事,上过西米红豆糖水就渐入尾声了,短短两,三小时相聚里,毕业后三十八年的酸甜苦辣全从脸皮的一条条罅隙溢出了。七九届高中毕业的同学都生于一九六一或六二年前后,孕育成长在三年自然灾害和经济困难的日子里,婴孩时母乳加米汤,有福气的搞到点“代乳粉”,家人节衣缩食,省吃俭用才养活我们这班小娃娃。今日五十五岁了,父母们也徐徐老去。我们孩时也经历了文革和一场又一场政治运动,那些年谁个妈妈有十个孩子,妈妈就是英雄母亲的,人口数量长年未有涨停,邻桌同学有六,七个兄弟姐妹不奇怪。一九六八年哥姐们都响应毛 泽 东发出:知识青年到农村去,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的号召,哥姐们立即执起行装远赴全国各地农村插队落户当农民。一九七六年文革结束,文革十年光景我一届尚算稚嫩,仅为傍观者,一九七八年上山下乡运动才结束,远去当了八年十年农民的哥姐们开始回城,结束上山下乡的岁月,家开始有了点点家的味道,爸妈爷孙笑意萌动了,我七九届也避过上山下乡一劫。
  其实七九届也属命运多舛,经历饱一攴饿一顿, 营养不良,教育秩序不正常的年代。一时提倡学制要缩短, 教育要革命,停课闹革命,、一打三反、批林批孔、反击右倾翻案风,等政治运动。上小学时还看到熟悉的老师被揪斗, 有什么资格能有被揪斗待遇? 那年月我太少了, 弄不懂, 学术权威也算反动, 要戴顶烂纸卷成的尖高帽, 有人还被剪了个阴阳头, 站台上低下高贵头颅, 胸前用细铁丝绑个大名片往脖背一挂,这就叫批斗或叫揪斗。家有一老, 如有一“ 宝”, 幸而平安挺过了一台又一台, 感谢不杀之恩。大哥哥大姐姐们文革初期还参加全国大串联, 互相全国大专院校游走赏读大字报, 部分红卫兵哥姐们以红军长征作榜样,步行到北京接受毛 泽 东检阅。家里的老妈辈两姐各自北上,憨戆的飘旗步行,目标天安门,机灵的爬火车做了铁罐沙甸鱼,游历洋场上海滩,那大队红旗飘动北上的只走到武汉,主席挥手,小将们就地参加学习劳动,到武钢厂磨砺意志,可惜。
   我一届读书学习的时间也多用作到工厂丶农村去”学工学农”,或参加其它劳动,一中校园里的防空洞就是七九届同学们参加劳动挖出来的,可惜若干年后给填埋了。一九七六年中共三主帅(毛 泽 东、周恩来、朱德) 先后离世, 哀声阵阵后 ,粉碎了四人帮, 社会各行业秩序慢慢复甦。一九七七年恢复了停办十年的高考制度,但积圧了十年的知青似“蝗虫”赶考赴科场,这是他们蜕变涅槃的转机, 一九七九年全国共有468万人参加了高考, 录取人数仅28万人,录取率6%。 我学资很有限,悟窍不畅,书到用时方恨少,大部分同学都是参加工作后边工作边读夜大(学), 补回知识学历的,我高中毕业后再考读了财汇和经济科,之后摸着石头过来的。
    我们小时候国家实行计划经济,物资短缺,物质生活十分贫乏,柴、米、煤、油、鱼、猪肉食、副食干货,做衣服被舖的布料、甚至肥皂、火柴 等都是按人头定额配给,一人每月只配给半斤花生油,二十几斤大米,粮店的米粗糙变黑是常态,我路过粮店习惯动作就是挪把米睇下,嗅一下,有好米卖就排定队,跑起回家带齐粮簿货币加布米袋来”籴米“。我们这一代从没有一件象样的玩具,男生把做完的作业的簿撕折成玩具手枪模型,就模仿战场战士,或折成方型薄饼,两人乱吹互拍一通,诸如射棋、射酒樽盖、火柴枪、扫帚棒装棱尖锥木板变成红樱枪,香烟包装袋折成纸角也成了赌博赌注, 从少培养了既有赌徒的DNA, 更有实质革命传统,敢拼敢博的精气神。放风筝、沙基涌畅泳都是夏日乐事,当年的沙基涌经常有小艇挖河底污泥作种植物肥料,也有挖红虫喂鱼,所以河水还算清澈,沙面西桥当年是街坊们畅泳上演 “花式跳桥秀”的跳水台,这“跳桥秀”大家都懂的, 同今日的“跳桥秀”是两回事,类似向后翻腾两周半加转体都做出了,只是入水后再转体上水,街坊们表演很多高难度动作成了理想演武台,当然有部分街坊会由沙基涌东面游到西面,游来游去,他们在练兵,为投奔香江作准备,一九七九年前也出现过逃港潮,我虽未投身怒海,但也曾暑期一众扫泳盲,练出水性本领。放风筝也是刺激游戏,放风筝的线是要用电灯泡玻璃渣粉加牛皮胶“蜡过”的,放风筝可多方风筝长起空激战互相撕鎅,也可以打飞砣,……。七十年代初时 “小将”们时兴腰扎武装带, 但武装带只有部队军人才有配备, 帆布带还好买, 武装带扣商店没卖的,也不好找,哥哥们就自制武装扣,这真的要发扬工匠精神,先是搜集废铝,用今日常用瓦药煲的把手作炼铝锅炉,放入煤炉猛火烧熔废鋁,将废铝熔浆灌注入用细沙所造的带扣模具里,待带扣铸件凉透之后锉刀收拾水口,细沙纸打磨后方可出成品,这扣子分公乸两部分,难度也不少,兴致勃勃,摘星也无敌。那些年大家凭着信仰和热情做出了不少“壮举”。女孩子游戏种类不多,女孩子又斯文, 当然不敢沙基涌畅泳,她们最爱跳橡筋游戏,唱着:Sol ,Do,Si,Re,Do,Re,Re,Si,Do,S0l,Mi,S0l,Fa,Mi,Re,Sol,Do,Sol,Re,Mi,Re,Sol,Do。橡筋绳两头由两个女生抓好,可以一人跳, 也可以十几人一齐跳, 中途还可以加入游戏行列,少女美丽,喳喳不停,大动作也可把橡筋绳高举头顶上, 跳出垂直一字马,好睇过今日的广场舞,几十年过去,回想起这优美动作,今日广场舞还带着这DNA。另一边厢几个女生席地而坐耍起“划子”功夫, 抛小沙袋, 不是魔术的似魔术。玩意虽是单调,孩子们单纯不伪不虚, 少显摆攀比, 咸魚白菜也好好味。
我很少玩这些游戏, 少时候家住顶楼天台, 当时副食缺少家家户户养了不少鸡鸭白鸽, 我家养鸡数量高峰时大鸡小鸡有百多两百只,鸡瘟是常事, 发现鸡有乌睸嗜睡就是鸡瘟前兆了,要迅速隔离。早晨发现死鸡, 亚妈会胆战心惊走到我床头, 哀默的语调,说声: 细佬, 快D起床啦, 又死咗两只鸡啦,汤完鸡再返学呀。真是啼笑皆非, 死了鸡,食死鸡,又要即起床做刽子手, 鸡死得硬硬的似木板, 血都放不出了, 之后,一身鸡毛把学返,那年时我就开始食了不少死鸡,今日我对禽流感已经带着抗体免疫,天天倒鸡屎, 去菜市场买菜尾, 捞谷糠喂鸡, 在天台种水瓜、絲瓜,就是我的“爱好”,当上大城楼顶的小“知青”,我养鸡,鸡生蛋,我煎蛋炖蛋,母鸡们从不会报失鸡蛋,不会发脾气。家人有蛋吃就偷着乐。妈妈是当教师的, 虽然没有培养我特别技艺爱好, 但经常从学校借回连环画、小说给我阅读, 所以我从少有阅读习惯,我从不打麻将, 不嗜烟酒, 平平淡淡, 真的穷人孩子早当家,几姐弟有在外入了大学的,有上山下乡知青的,有中学去学农分校的,有在外工作的,定位分散,总部长期妈妈加我,所以我动手能力很强, 今日房子装修,造厕所、改造排污管、埋水管电线、 砌墙批灰铺瓷砖、电焊木匠,我不求人,真材实料照操不误, 放对手上钢琴也会将D0 Re Mi Fi Sol La Si炒番一曲。六,七十年代资本主义国家和社会主义国家由于意识形态对立处于冷战,我们幼儿时就被灌入反美反英的意识,新闻媒体、视播、出版物等文化领域没有今天丰富,旧戏曲、老电影变成毒草封起来,当年所出品电影、话剧都为政治服务,宣传阶级斗争,配合政治运动作宣传,八个样版戏每年要看,人人看得能唱会做了,进口外国影片都是来自同志加兄弟友好社会主义国家的作品,如朝鲜、阿尔巴尼亚、罗马尼亚、南斯拉夫、越南、苏联未变成苏修之前的作品较多,从没听过露肚露腰,透视装,什么性感迷人的词汇。
      今日祖国迈开了宽实的一步又一步,所有的成就收获在三,四十年前不敢想象的,今天大家从物质到精神也改变不少,我们一辈亦属不幸中搭上幸福快车的幸运儿,往下说大家都懂的,在此还是留一段空白让大家想想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-九七九届高中毕业生   梁洪晖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2017年4月初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请注册

Archiver|广州市第一中学校友会 ( 粤ICP备08104060号 )

GMT+8, 2017-12-12 23:55 , Processed in 0.044305 second(s), 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1.5 Licensed

© 2001-2010 Comsenz Inc.

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231号